谋杀似水年华

一个夜旅人

咏而归:

创设期,一切基于二设,世界线改变很多,可以当架空。


大概算是……斑理想破灭后的故事。




1、


斑回来的时候,木叶正是很温润的时节。


草木摇曳,风高云淡。


柱间缠绵病榻已久,当时还剩一口气,乍然听说这么个消息,也不知道是陡然抽回了一口气,还是直接把这口气背了过去。总之他眼前黑了好一会儿,在一堆激烈的“大哥!”“火影大人!”“柱间阁下!”的呼唤声中,又渐渐的醒过了神来。


他缓了一会儿,慢慢坐起来。


扉间从旁想扶着他,被他柔和的挡开了。


他张了张嘴,想说的话很多,一时却失语,片刻,才轻轻问,“他在做什么?”


他没问斑是如何死而复生的。


扉间告诉他,斑回村之后,先是去了宇智波旧日的墓地拜祭了泉奈,之后回到族中,洗了个澡,跟火核等人叙了叙旧,目前正在他自己原本的居所里,吃饭。


他是坦坦荡荡大摇大摆从木叶的正门进村的,背着他的团扇镰刀,一个人,与从前几次离别时一般模样。


沿途遇见的木叶忍者们,全部严阵以待风声鹤唳,斑却没什么战意,一副旅了个游回来的样子,压根儿把几年前他九尾袭村重创火影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木叶这边的人的确不敢贸然出手攻击他。谁都知道,初代目火影如今病入膏肓,世间无人可挡宇智波斑了。


他们一边紧盯着斑,一边迅速上报,扉间接到消息后立即前去,阻拦质问皆无果,最后大半个木叶的战力亦步亦趋的看着他进了宇智波族地,把那场面整的跟夹道欢送似的。


若非扉间实在是对斑的行为感到万分的懵,又兼木叶内部陡然炸锅人心惶惶难以收场,他也不会这么快将此事告知柱间。


柱间听着听着,倒是笑了起来,数月来因深重的疲惫而显得憔悴的脸,竟焕发了一些浅浅的光亮。


他用消瘦的手撑起身体,打算下床,家人、部属、医生一起上来阻止他,但他心意已定,谢绝了他们的好意。


“我去……见见他。”他缓慢的,然而坚决的说。


众人拦不住他。千手柱间脚踩到地板,躺了太久,这羸弱的双腿摇摇晃晃的发软,使不上力气。


好像有人帮他披上衣服,他费力的呼吸着,眼皮沉重的往下垂,稍微动一下,视野就天旋地转。


他非常清楚自己有多接近死亡。


讲得玄乎一点,大概那冥界的引路烛火,已经在他昏蒙的眼底若隐若现了。


但他现在还不能死,得忍一会儿。


总得去见上一面。


他一咬牙就站了起来,整个人像是半飘着,完全感觉不到腿脚肩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站着还是躺着,就这么晕乎乎、飘悠悠的,一点一点往外挪。


扉间他们都很担心的跟着他。


等走出火影的宅邸,他就已经要累瘫了,一身虚汗,冰冷冰冷的。他心里跟自己说好歹也是火影啊可不能倒在大街上,拖延着又走了几米。好在在他彻底油尽灯枯之前,他看到斑从街的那一头向他走过来。


黑长炸,黑衣,发间白皙的脸,最熟悉的样子。


“柱间,”斑施施然到他面前,抱起双臂,提及他的外貌时必然要提到他那隽秀苍白的双腕,这一次也是如此。“我正要去找你。”


柱间一开口,就先歇斯底里的咳了一阵。斑一挑眉,抬手在他胸腔上敲了敲,听到里面空洞的回声。他笑了,“你真狼狈。”


柱间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他,他现在无力消沉了,只能以这种隐曲的温柔,来表达他的欣喜。他凝聚的那一丁点余力,都凝在舌尖,以叫出他的名字,“Madara。”


“我带了些药给你。”斑说,“你不会死的。”


他拉过柱间的胳膊扛在肩上,转个方向,把他扶回火影宅邸里去,扉间等人面色相当凝重,但在他们走近时,考虑到初代目的身体,还是分散开让出了道路。


柱间被斑扶回床上,重新躺下。斑就坐在他的床边,室内光线和煦,映得斑的轮廓呈现柔和的疏影,柱间一时又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在那里。


他向斑伸出手,想碰他一下,僵在半途,到达不了。


斑掏出一个小纸包,接着脱掉一只手的手套,白净的手指从纸包里拈出一粒黑色的药丸。它散发着一点奇异的香气,柱间手还在半路上,正好顺势接过来,张嘴就往里面送,扉间在旁边盯着,连忙抢过来一把按住他的手,问,“这是什么东西?”


斑握手成拳,支着侧脸,轻飘飘道,“救命的东西。”


扉间收紧瞳仁,低沉道,“需要经过检查。”


斑笑,“随意。”


他那样笑的时候,熟悉又陌生,棱角和光彩都与以前是一样的,别有一点懒散淡漠,就很不同。


柱间捏着那颗药,盯着他,突然问,“你……还好吗?”


扉间回头瞪他兄长,眼神里清清楚楚的写着“你又犯什么傻”,柱间自己是个垂垂将死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反倒慰问起那个身强体健活蹦乱跳刚刚独闯木叶如入无人之境的宇智波斑来了。扉间很想质疑一下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少了一根毫毛了吗。


斑漫不经心的说,“还行吧。”


他站起来,把手套戴回去,悠悠问,“现在你不会死了吧?”


柱间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嗯,不会。”


斑就走了。


柱间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面,往后靠在枕头上。他仍然是黑色的头发散在白色的棉纱上,显出一种很静默的对比。


扉间俯身从他指间取了那颗药,想问他究竟怎么处理宇智波斑,抬眼发现他的哥哥在笑。


那是止也止不住的笑容,接连的绽放在他脸上,他的黑眼睛变得温暖又明亮,胸腔在微微的发颤。这样的快乐并不是他如今的身体可以承受的,他很快渗出冷汗,浑身痉挛,医疗忍者冲过来将双手按在他心脏上。


扉间急促道,“哥哥!”


“我……”千手柱间嘴唇翕动,然后他哽咽住了,流出了泪水。




一刻钟后,医疗忍者们的救治暂时告一段落。当时柱间已因力竭陷入昏迷,主治的医忍略带疑惑的告诉扉间,虽然初代目的身体状况因这番折腾又趋恶化,但他那颗本已暮气沉沉的心脏,反而恢复了一些活力。


之后数日,发生了叫人惊讶的事。


柱间在好转。


尽管程度微弱,速度缓慢,而且时有起伏,叫扉间这些爱戴他的人都忐忑得坐卧不安,但十日以后,所有的医忍都可以确定,初代目正在一点一点的痊愈。


从科学理性的角度来看,这源自于斑所带来的那颗药。扉间做了详尽的检查,虽不确定它到底是怎样制成的,但也知晓其中凝聚着极为丰富的仙术查克拉,与柱间本身的仙术之力隐隐相似,仿佛同出一源。它使得柱间枯槁的身体得到滋养,似甘霖唤醒焦土,他重新开始凝结出查克拉来。


而从既不科学也不理性的角度来看,或许只是因为“斑没有死”这件事情本身。


自回村初见的那一回之后,斑没有再来,柱间也没有再去。


宇智波斑在木叶偏远一隅的宇智波旧宅,千手柱间在木叶众人聚焦中心的火影府邸,他们各据一端,中隔飞速发展中的木叶繁盛的建筑和如织的人潮,不能望见。


柱间安心养病,谨遵医嘱按时吃药早睡早起,积极的吃下力所能及的营养补品;而斑,根据扉间得到的情报,他独居旧宅,与宇智波族人寥寥有些来往,常去扫墓,此外不过三餐一宿,散步喂鹰而已。


扉间耗费了很大的心力才平息下木叶因斑的复生和回归而引发的慌乱。与此同时,他让试行中的特殊武装部队严密监视着斑,让火核等宇智波族内高层再三的去探问斑究竟有何意图,而两边都未能给他什么答案。


因此,他在一个事务略少的下午亲自去与斑会面。


斑坐在院子里,一只目光锐利的野鹰停在他的小臂上,利爪深陷入那裸露在外的一截皮肤中,剜出涓涓血痕。他浑然无谓,喂它吃生肉。


野生的鹰是尤为桀骜之物,一般不向人类乞食,这只鹰来吃斑手中的肉,是因为它老了。


扉间看得出它喙的边缘已经磨秃,翎羽也十分稀疏,暗淡无光。自行捕猎对它来说恐怕很难了。


扉间走近,鹰歪头看向他,只有那目光还是顽固而热烈的,就像个一无所有的老头子,还要死守着什么壮志一样。


斑瞥了扉间一眼,手一扬,那只鹰就展翅飞走了。


“你打算留在木叶?”扉间开门见山的问。


“嗯。”


“待多久?”


斑没有立即回答,他看着家宅的屋檐下延伸出去的那一截天空,片刻才道,“谁知道呢。”


“木叶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地方。”扉间严肃的指出,“从前九尾袭村之事,兄长执意不追究,姑且可以作罢。但这并不代表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斑没有什么表情。


扉间审视了他一番,这种刺骨的窥探也没有激起斑什么反应,他托着腮坐着,蓬松的长发遮住了脸,非常冷漠。


“既然你回来了,应该清楚,木叶不会容忍第二次背叛。”扉间说,“无论是兄长还是我,都不会容许你再离开。”


晚上,扉间将与斑的会面情况告诉了兄长,并且说明了最终也未能从斑那里得到什么答案的结果。


柱间靠在床头,他的精神已经好多了,眉目间亦有了一丝红润。


他听完弟弟的话,叹了一口气,“我有些担心他。”


扉间很不赞同,“他跟原来一样傲慢。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柱间无奈的笑笑。


“我考虑过在你完全恢复之前用咒印限制他,”扉间说,见柱间脸色一凝欲要开口,抢先接道,“不过我放弃了这个想法。如今是多事之秋,不管怎样,他也是个很优秀的战力。”


初代目的兄弟和辅佐维持着一贯的冷静,略讥讽的笑了笑,“自从他大摇大摆的回了木叶,那些潜伏在村子周围刺探哥哥身体状况的别国暗探,转眼少了大半。算是意外收获。”


“辛苦你了,扉间。”


千手扉间摇了摇头,叹道,“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哥哥要尽快好起来。”


只要木叶万众追随的火炬不灭。








*稍微说一下几个坑的撒土情况:


相依为命一周1~2次,不会断,如果忘了请催XD。


夜旅人近期会写的多一点;近乡夜话随缘更;黎明之前暂时不填了。


爱一切投喂,非常感谢。

评论

热度(597)

  1. 居民a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