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似水年华

[鸣佐]永夜与极昼(12)

努力挖坑:

哨向文,前文点头像
本章最后有一点点带卡扉泉,慎


12.夜空中最亮的星

圣诞节那天气象局发布了橙色暴雪预警,这意味着6小时内降雪量将达10毫米以上。鸣人瞟了一眼窗外的鹅毛大雪,赶紧低下头认认真真地回复来自玖辛奈的信息。

「妈妈我会戴好护耳帽子围巾手套的,你不要担心啦我说(。・ω・。)ノ♡」

还在末尾加上了一个卖萌比心的表情。

「绝对不可以嫌麻烦就不带哟。」

「我知道的说|ω・)」

“女人真是麻烦啊。”同寝室的鹿丸捧着一杯热咖啡暖手,“手鞠跟我发了至少20条语音叫我一定要穿厚点,说今天最低温是零下15度,难道她以为我不会自己看天气预报吗?不过…有人唠叨的确是一件好事儿。”

鸣人深感赞同地点点头,决定将这种人文主义关怀发扬光大,便点开佐助的头像给人家发了大堆他妈刚才发给他的天气预报和穿衣指南。

“噗…我没让你给别人唠叨啊。”

鹿丸见此,差点没一口水喷在他的梅花鹿身上…梅花鹿嫌弃地甩了甩尾巴,离他离得更远了一点。

“因为向导身体素质都不太好啊我说。”鸣人忧心忡忡抱起小九撸毛,“幸好今天的舞会是室内的。”

鹿丸只觉得自己眼睛都要瞎掉了,钛合金狗眼已经不顶用了。他很想拉着鸣人的领子吼一句“麻烦你睁大眼睛看一下你家那位能在格斗课上揍得一堆哨兵哭爹喊娘的向导究竟哪里身体不好哪里柔弱了是你瞎还是我瞎?”,而且就这么短短三个月,就三个月啊!这个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家伙就已经完全忘记刚开学时说的佐助根本就不像一个向导的the one宣言了吗?

所以说向导真有毒,早恋需谨慎。

可是他又转念一想,想起这两人实际上某些时候还是打得起劲儿啊,并非一般哨向关系中那种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凉了的架势。所以其实是,呃,“不管怎么样只有我才可以和他交手”?还是说是妖精打架呢…

“怎么办啊我说呜呜呜呜呜——”鸣人突然紧张地啃起了指甲,“我又想起佐助说今天我表现不好就给我开追悼会的事情了…”

“你追他,如果你追到他,他就给你开追悼会。真有情趣。”不想再被强灌狗粮的鹿丸一脸冷漠,穿好大衣起身出门去手鞠那儿,“还有,既然你怕他冻到的话那你就去接他,而不是等他来找你。”

——————

“你今天没有穿有铆钉的鞋哎我说。”

“你刚才也没有踩我的脚。”

佐助端起盛着冰淇淋的骨瓷碟,慢条斯理地将番茄酱淋在香草冰淇淋上,用贝壳制的小匙挑起一点点尝了尝,然后心满意足地眯上了漂亮的双眼。

看上去有点像他的猫咪。

他们刚跳完开场舞,嫌会场太闷就拿了点吃的跑到走廊上来透气。这里被装点为红绿白三色构成的圣诞风格,还点缀着些许金色的铃铛与银色的绸缎,看起来很有喜庆的节日氛围。厚实的落地玻璃窗良好地阻隔了外面刺骨的寒气,而雪已经停了,夜空中繁星点点,一片朗亮。两只精神兽都被美丽的星空所吸引,小狐狸顶着小黑猫,出神地凝望着浩瀚星河。

“你怎么这么喜欢吃冰淇淋啊我说,不觉得冷吗?”

“不是喜欢冰淇淋,是喜欢番茄酱配冰淇淋。”

鸣人皱着眉拉过他的一只手试温度,果不其然,它依旧微微发凉,看来室内充足的暖气也不足以让它们温暖起来。于是他忍不住将那只素白的手捂在自己灼热的掌心暖和一下,佐助略微动了动手指稍作抵抗,发现这样这样鸣人只会握的更紧后就干脆把冰淇淋碟放在窗台上,将另一只手也伸过去任由他充当人型加热器了。

拉着拉着鸣人就有些心猿意马了,满脑子想的都是佐助是不是天生体寒呢?或者说是因为好看的人总是冰肌玉骨呢?要是这样的话,那夏天拉着一定会很舒服吧?

“吊车尾,你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

佐助的声音打断了他纷乱的思绪,鸣人抬起头,正巧对上了对方漆黑的眼眸。他们实在靠的太近了,近到鸣人感觉如果他眨一下眼睛的话那纤长的睫毛都会扫到自己的脸上。

“没想什么啊我说。”他耳尖有些发红。

“你是不是忘了你拉着我的手了?”佐助颇为愉悦地揶揄道,“而我恰好是一个可以通过肢体接触感知哨兵情绪思维的向导。”

“……”他尴尬万分,放开手转过头去望向天空,生硬地转移话题,“看,星星真美啊我说!很难得能看到这么多星星呢。”

“嗯,真美。”

佐助点头附和,他的调子一反常态地带上了些许软糯感,听起来柔柔的,像冰雪消融化作清泉那样动听,惹得鸣人忍不住又转回来看他。见鸣人的视线又锁定在自己身上,佐助居然轻浅一笑,他白皙的脸蛋上晕着浅红,眼神也有一点迷离不清。于是鸣人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这人刚才喝了一整杯高度数的红酒,所以约莫是有些醉了。

他不着边际地想起自己现在这个姿势是看不见星空的,但佐助漆黑如墨的眼珠里倒映着漫天繁星呢。

——万千星辉都落在那双眼睛里。

“不是要看星星吗?一点都不专注哎吊车尾。”

“在看啊我说。”

也许等他清醒了我就会被揍吧,不,可能马上就会被揍的说。

但是…

深吸一口气后,鸣人凑上前去在佐助的右颊上落下一个很轻的吻:“对于我来说,你就是夜空中最亮的星星了。”

“啧啧啧,干什么呢这是,我看到了哟!”

不过他没等来佐助的反击,却等来了带土的调侃。二人回头向会场大门处看去,只见带卡卡西和左手牵着卡卡西右手牵鬼脸气球的带土,以及叼着不愿走路的兔狲的灰狼。

泉奈也举着手机从门背后冒出来,眨眼吐舌道:“我拍到了耶!明天就寄给斑告诉他我们家的爱马仕终于要脱单了!”

“打死你。”佐助下意识地威胁道,但他声音实在太绵软了,一点点震慑力都没有。

不过泉奈也难得大发慈悲地没接着打趣他俩,而是招招手示意他们过去:“来我们拍个照吧!圣诞节哎,我特意拿了自拍杆呢。”

然后泉奈转了转眼珠,眼尖地在人群里找到了和校长侃侃而谈的教导主任,于是便蹦蹦跳跳地跑过去挽起了扉间的胳膊将他拉了过来:“毛领子聚聚赏个脸呗!求合影!”

“不不不,老夫不喜欢自拍。”扉间连连摆手拒绝。

泉奈不悦地鼓起腮帮子:“就一次!”

“拒绝。”

“是吗?”泉奈笑了笑,双眼中波光流转,温柔却不容拒绝地下命令道,“扉间,和我们一起拍照。”

“好的,来了。”扉间本能地应是,几秒后才甩甩头清醒过来低吼出声,“宇智波泉奈我警告你你再对我下精神暗示我就要给你记过了!”

“你和我们合照我就不用精神暗示。”

“你以为你用了精神暗示我还会信你吗?”

围观车轱辘现场的带土搡了卡卡西一把,侧过头去和他咬耳朵:“说起来我为什么一直没有看到扉间老师的精神兽?”

卡卡西镇定自若地将带土推开:“和我说话不需要贴这么近吧,还有那个就是。”

带土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发现泉奈的布偶猫旁边蹲坐有一只…呃,一只狼?还是什么别的犬科生物来着?那家伙长得超级像卡卡西的灰狼,却意外地友好而蠢萌,它十分欢快地冲带土摇晃尾巴表示亲切,那频率简直像直升飞机的螺旋桨,感觉随时随地都可以起飞升空…

“卡卡西前辈,扉间老师的精神兽和你的好像耶。”鸣人显然也发现了新奇的小伙伴,一个箭步上前伸出手和它握爪爪,“它是什么?”

扉间嘴角抽搐,不情不愿地回答:“西伯利亚雪橇犬。”

“那是什么啊我说?”鸣人疑惑着转向佐助求解,微醺的佐助却也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想不起来。

“就是哈士奇。”泉奈笑眯眯地补刀,“他在家里排老二,精神兽也是二哈,真是绝妙,对吧?”

“咳你不是要照相吗不要再扯其他的了!”扉间咳嗽一声打断这个危险的话题,“老夫没有这么多耐心陪一群小孩子耗下去。”

“好吧。”泉奈挥手示意所有人聚拢,举高自拍杆喊到:“好的好的~那么大家一会儿要喊茄子哟!一!二!三——毛领子!”

“番茄。”
“拉面!”
“甜党赛高~咸党狗带!”

唯二认认真真地喊出了“茄子”的卡卡西和扉间相顾相怜,感觉自己被驴了个狗血淋头。






评论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