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似水年华

我的世敌和我差了十年【第四章】

千山暮雪:

    跑去当老师的奈奈,不过不怎么美好呢("▔□▔)

    老师好!
    少年们此起彼伏的向着扉间打着招呼。
    老师很久没过来看我们训练了呢?
    老师,团藏上次又和猴子打架了......
    有点惊讶的看着扉间身边围了一群十几岁的孩子。看着造型,绝对不是千手一族的。泉奈眼尖的发现宇智波的孩子也在里面。
    死白毛居然收了宇智波的徒弟!
    向老师汇报完了最近的近况,有人好奇的瞅了瞅老师背后的人。
    那身衣服,宇智波吗?
    有人戳了戳站在一边呆住的镜,小卷毛张大嘴巴看着族里议论中心的风云人物。
    泉奈大人,你好!我是宇智波镜!出生的时候那件事,非常感谢大人您!
    反应过来了就急忙吐出一串的话。说着赶紧向泉奈鞠了个躬。
    伙伴们看着站在那里的年轻人。看上去16岁左右的样子,居然都被镜尊称之为大人了!
    泉奈天生娃娃脸,就算摆脱了包子脸,但是看上去要比同龄人小的多。
    被宇智波家的少年的反应逗着了,泉奈笑了一下。
    不过出生的时候?
    泉奈打量了一下这个宇智波,衣服上的家徽的确是宇智波,但是那头头发.......
    卷毛?
    众所周知,宇智波特有的发质导致大部分宇智波男性都是黑短炸,黑长炸,少数族人要么就是像泉奈那样炸一半顺一半的类型,要么就是黑长直。
    良平家的那个?
    嗯,就是家父!
    镜高兴的回答了泉奈的话,被族里的大人物记住了,让镜特别激动,忍不住多说几句。
    家母告诉我,要不是泉奈大人当初那么认真帮助的话,在下可能就没办法好好活在这里了。让我看见泉奈大人,好好感谢您呢!
    这个画风,真的不像是宇智波啊....
    泉奈捂脸,第一次看见那么实诚直率的宇智波孩子,跟着千手,都变傻了吗?
    那个,镜啊?泉奈开口,出生时候的事?是什么来着?
    对了,当时镜出生没多久长了一头小卷毛呢,愁坏当时的良平夫妇了。有的族人猜测孩子的来历,把那对夫妇气的半死。
    夜里趁着没人,跑过来请求自己给孩子证明。
    这毕竟关系到血脉问题,泉奈立刻回去翻族谱。终于发现镜的曾祖父那一代娶的是外族的一位姑娘,而那位姑娘,恰好是个卷毛。
    至于怎么看出来的。
    有谁会给自己取名叫卷卷的啊!
    在周岁的时候,泉奈特地带着族谱去了镜的家。流言才平息下来。
    说实话,到现在我还没碰见良平呢?他现在在族地里做什么呢?
    泉奈问道。
    那个啊.....镜卡壳了。
    镜的父亲在村子刚成立时遭遇外敌牺牲了。
    扉间插进来,帮助弟子说明。
    镜能顺利到自己带队的小队这也是个原因,为了村子牺牲的父亲,这样家庭成长起来的宇智波,要比其他人更加珍惜村子啊。
    泉奈在听到牺牲的时候恍惚了一下,良平不是负责后勤吗?
    为什么会遇见敌袭,大哥和柱间不是在村子里吗!
    扉间定定的看着泉奈,有点艰难的开口,
    村子刚建起来的时候,各个家族都不是很熟。能调动的人员很少,村里有人陆陆续续入住。敌袭发生时,大哥和斑去了现场,但是有一部分人在赶过来之前就..........
    说不下去了,扉间看着身边的孩子们。
    和平是建立在鲜血上的。在某个时候,和战争有着惊人的相似点。为了维护某个东西,献出生命。这种奉献让人伟大,但当这种精神过于浓烈的时候,总有一天会引发大火把一切都烧尽的。
    泉奈摸了把镜的头,他还是太小了。
    对待自己族里人含情脉脉,温馨无限。在面对其他学生的时候,宇智波的高傲体现无疑。
    并不是从语言侮辱别人。
    泉奈用自己的眼神和态度表示他不希望教导宇智波以外的学生。
    这样是不行的。
    是吗?白毛。
    对方并不为扉间的评价感到羞耻和难堪,相反,泉奈相当愉悦。
    在激怒自己这点,宇智波泉奈总是特别有天赋。
    扉间握紧了手里的苦无,担心自己一不小心甩到对方脸上。
    宇智波泉奈,这是大哥和斑建立的村子,是千手和宇智波等族努力很久才有的成果。我们的未来在这群孩子身上,希望你能重视。
    扉间很少在非正式场合说这么多话,他是真的非常生气,大哥为了村子付出了那么多,斑却总是觉得木叶是个残障儿童,嫌弃它。
    泉奈搂了一把镜,把手放在小孩子的头上。
    那么我哥哥呢?宇智波呢?千手呢?
    泉奈直视扉间的眼睛,扉间显然还不适应直视宇智波的眼睛,出于习惯把目光微微移到对方的眼帘下方。
    宇智波并没有获得应该的地位。
    泉奈也不勉强对方一定要和自己对视,
    我的大哥,斑,在三年前被自己的族人放逐了。
    对方的话语还是那样轻柔和煦,但是扉间却在语气里听到了激烈沸腾的怒意。
    同盟的千手至今不敢面对宇智波的眼睛。
    村子里的人惧怕着宇智波。
    这孩子,
    泉奈点了点镜的头,小家伙朝着泉奈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家人为了村子牺牲,在小队里却始终游离在中心之外。
    指着围在扉间旁边的孩子们,
    那些犹豫着不想出力却想得到好处的人现在却把孩子送到你身边,为了未来的权利。这些孩子里面可是一个千手都没有呢?
    语末讥笑道。
    对方的话语太过于辛辣,扉间一时间觉得心口闷痛。视线立刻被一片血红占据了。
    感觉到对方瞬身到自己面前,扉间下意识抬手防御,先是下巴上被人狠揍了一拳,接着腹部被踹了一脚,即使用了手臂进行了有效格挡,还是被踢出了三米开外。
    泉奈拍了拍手,对手现在比自己多了10年的阅历,他可不能保证正面对上可以赢。
    扉间滑了一段距离,就利落的跳开了。
    果然啊。
    泉奈观察对方的身手。突袭,拳脚已经对扉间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千手家果然不可信。
    疯子!
    扉间调整身形站起来,看见泉奈站在远处,少年的神色像第一次见面时那么傲慢无礼,漂亮眼睛红的像流下的血,黑色的花纹浮在瞳孔上。对方看了自己一眼,像无数次战争快要结束那样,没有丝毫留念的离开了。
    那种目中无人的态度!
    孩子们围过来,突如其来的打斗让这些没见过血的少年们张皇失措。
    小春对着泉奈大叫:你这个混蛋!
    团藏毫不掩饰自己对宇智波的厌恶:恶魔!宇智波都是恶魔!
    镜不知所措的站在老师和泉奈大人之间,他还没弄清楚状况,不知道该跑向谁。
    泉奈没有回头看那个宇智波孩子,现在自己任何不和时宜的心软都会给哥哥带来麻烦。那样的家族,他是真的再也不想管了。
    扉间捂着腹部站起来。
    镜姗姗来迟,默默的站在老师前面,一副接受教育的姿态。
    刚刚的表现受到了同伴们一致的批评。
    和泉奈的亲呢是重罪!
    宇智波都是忘恩负义之人!
    扉间看着镜的眼里泛起了泪花,心里的郁气多了一层。
    够了!
    扉间大吼!
    太失望了,你们!
    扉间转过身体,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泉奈的话的确戳中了他的心病。
    看着为了村子和家族犹豫的镜,扉间闭上了眼睛。
    他不敢面对镜,这个孩子或许是所有弟子中最需要自己好好培养和爱护的人。
    但是宇智波这个身份,已经把他从下一代领导班里踢了出去。
    是自己的错,错误的态度给了孩子们误导。
    孩子们为老师突然发脾气感到不安,像鹌鹑一样挤在一起,可怜兮兮的看着老师。
    镜站在一边抹着眼泪。
    他什么都没弄清楚。
    泉奈大人说的话,他一句都没听清楚。
    讨厌那些孩子,泉奈到最后还是设了结界,那些话太过于毒辣、刺耳,这份屈辱和沉重就让千手混蛋一个人承担好了。
    解散吧。
    扉间开口,今天实在没心情面对这些孩子们了。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