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似水年华

【鸣佐/面恰】捡到俩助攻(5)

Aho喵:

到了火影楼后,卡卡西向面码简单询问了些基本情况。
“身体状况如何?”
“已无大碍。”
“嗯,那就好。那么,你们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用这个卷轴。”
面码掏出已经无限的卷轴扔给卡卡西。
卡卡西接住后将卷轴收了起来,现在并不是研究它的时候。
“你们有什么打算吗?之前也说了,我们这里并没有掌握时空忍术的忍者,恐怕无法帮上你们的忙。”
“我知道了。关于如何回去一事,我想会有人帮我们解决的。”
卡卡西看着淡定的面码心里感叹了句水门老师教导下的鸣人就是这样的啊。
“怎么说?”
“这个世界没有宇智波带土,但我们那个世界的宇智波带土发现我们失踪后会想办法来找我们的。”
“这样啊…我明白了。那在此之前,关于你们的住处——”
“佐助,你——”
“拒绝。”
一看到卡卡西笑眯眯地转向自己,佐助想也没想就拒绝了,绝对没好事。
“嘛,别这么绝情嘛,战后资源紧缺,重建工作还未完成,实在没有多余的地方给波风君居住了,另一位宇智波君可以住医院,但出院后也没落脚处,你家不是很大嘛,收留两个人不成问题吧?”
“我记得,宇智波大宅在四战时就已经毁了。”
“那个啊……鸣人说你也是木叶的忍者在木叶也要有个家,所以拜托天藏重建了。”
“……嗤,这个决案竟然会被批准。”
“我是火影嘛,总有点权利的不是?”
尽管卡卡西笑的一脸轻松,但佐助明白其中的压力必然不少。
四战后作为帮助打败辉夜拯救忍界的一人,虽然佐助本意并非如此,但不可否认他有一定功劳,之后的五影会议上,卡卡西提出撤去佐助的叛忍名号,重新恢复木叶忍者身份。
火影和风影两票赞成,雷影一票反对,土影和水影弃权。
有惊无险,佐助还是恢复了木叶忍者身份。
尽管佐助对此不是很在意,但鸣人倒是开心得很,天天对村子里的人洗脑嘴遁,这直接导致木叶村的人现在看见佐助都是一种“这就是那个内心善良外表别扭已经改邪归正的失足少年宇智波佐助啊!”的想法。
虽然不明白村里人对自己态度的变化,不过佐助也知道大概和鸣人脱不了关系,佐助是不在意他人怎么看他的,不过这样好像让鸣人挺开心的,佐助也就随他去了。
普通民众比较好洗脑,同期的人对于鸣人这么多年的努力也看在眼里所以也无所谓,其他上忍尽管有些警惕但也接受了事实,只是有些顽固高层坚决反对,最后被卡卡西以“有任何后果由我一人承担”给担了下来。
不过关于那些顽固高层,卡卡西在上任后也慢慢开始了一些整治,有次卡卡西和佐助的聊天时提到“既然要把位置传给鸣人,巨石还是由我来运走吧,至于把路铺平这种事还是由他自己来吧,算是小小的锻炼。”
撤去叛忍名号就引起过小风波,建房子一事绝不可能没有阻力,但既然卡卡西不想说,佐助也不会去问。
但即使这样,也不代表他愿意将自己的私人领地贡献出去。
看着明明白白地表达着我不想让他们住进来的意思的佐助,卡卡西笑了笑,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卷轴扔给佐助。
“先看看这个再做决定如何?”
“……”
“什么什么?”
站在佐助身边的鸣人想凑过去一起看一下,却被佐助一脚踹到了一旁。
“……这是——!”
瞳孔收缩,佐助握着卷轴的手不由自主地抓紧了。
卷轴上写的是在火之国森林深处发现疑似宇智波一族的人的身影。
“卡卡西,这份情报的来源可靠吗?”
“之前出任务的暗部遇上的,只是有些怀疑罢了,毕竟当年的事众所周知,不过很可惜,被他逃走了,我想,你应该对这份情报有兴趣。怎么样?愿不愿意做个交换?”
“……行。”
“嘛,早点答应就好了嘛,反正不论如何我都会将情报给你的,还要我用威胁的手段真是的。”
“……”
佐助发现,当上六代火影的卡卡西,真是越发的,无耻了。
“那明天我就出发。”
“不多呆一会吗?”
“不了。”
与其和不熟悉的家伙同住,不如去找卷轴上提到的那个人。
“那么,在佐助你出任务的那段时间,鸣人,你就和波风君一起住在宇智波宅吧。”
“嗯?为什么啊我说!我想和佐助一起出任务啊!”
原本听到佐助要出任务还跃跃欲试想跟去的鸣人一下子就不满了起来。
好不容易才见到佐助怎么能让他跑了?!
“哼,监视吗?”
倒是面码猜出了卡卡西的用意。
“是的,说实话,我并不是很信任你们,毕竟凭空出现两位上忍级别的人物实在无法不让人忌惮。尽管平行空间是最合理的解释,但作为火影,我无法不对你们警惕,请你们谅解。”
“我知道。立场交换我也会这么做。”
并没有什么不可接受的,不过是监视而已,面码早就习惯了。
“那为什么一定要我来?”
鸣人觉得只是监视的话,暗部就可以了啊,为什么要自己来,自己想要和佐助一起出任务啊!
“鸣人,你之前在病房也听见了吧?波风君是平行时空的你,体内也有九尾,你认为,哪个暗部有实力和九尾一战?所以,同样有九尾的你是最适合担任这个监视工作的。”
“或者说,这个工作只有你能做,非你不可,鸣人。”
默默看着卡卡西认真地忽悠鸣人的样子,佐助不屑地轻哼一声。
他记得暗部有个木遁忍者,就算这人释放了九尾,只要能用木遁暂时压制住,等卡卡西和鸣人赶到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不过看鸣人那一脸白痴样,估计是被忽悠进去了。
“哦!卡卡西老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监视他的我说!”
感觉被托付重任的鸣人此时是斗志满满。
瞥了眼笑眯眯的卡卡西和傻乎乎被忽悠的鸣人,面码拒绝承认这个世界的自己这么傻的事实。
“佐助,你有异议吗?”
毕竟宅子的主人是佐助,总归还是要问一下主人的意愿的。
“无所谓。”
住一个是住,住两个也是住,佐助真心觉得无所谓,再说反正明天他要出任务去了,眼不见为净。
“那么都先回去休息吧,我可是还有许多工作要处理呢。”
“哦!”
只有鸣人应了一声,面码倒是点了点头,佐助则是直接转身出门了。
“啊!佐助!等等我啊我说!”
看着鸣人急匆匆跑出门的样子,卡卡西无奈的摇了摇头。
“真是年轻活力啊……”
感叹了句,卡卡西呆坐了会,才伸手拉开一个小抽屉拿出了一个相框。
“带土……”
……

佐助向着之前宇智波大宅的方位走去,果不其然,新建的大宅还是在这里。
“这里?”
“嗯。”
面码和佐助的对话一向非常简短,双方也很满意这种交谈方式,简单明了,没有废话。
闹腾了一路却没有回应的鸣人看着佐助和面码微妙的和谐氛围,心里有种别扭的感觉,表现在行为上就是猛地扑了上去抱住了佐助。
“佐助!!!!”
“啧!给我下来!”
“我不!佐助你刚刚都不理我!”
“……”
佐助表示刚刚在想关于那个卷轴的事,根本没在意鸣人说了些什么。
不过佐助也知道要是这么回答了,肯定会被追问卷轴的事,那样太麻烦了。
叹了口气,佐助任鸣人挂在身上,心想就这么让他挂会吧,等会就能消停了。
“路线我已经记下来了,我去一趟医院。”
不理会那两人的闹剧,虽说大概猜到点这两人纠结的关系,但面码并不打算帮忙,毕竟与他无关,他现在只关心恰啦助怎么样了。
“嗯。”
点了点头,佐助继续把注意力转回应付鸣人这件事上。
“佐助佐助佐助!”
“漩涡鸣人!你到底要干嘛!”
“嘿嘿!佐助!”
“……傻了吗?你。”
“佐助!”
“所以到底有什么事!”
“就是想叫叫而已…佐助!”
“……滚!”
真是低智商的对话啊。
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面码拢了下斗篷,尽量避开人群向木叶医院走去。
“叩叩。”
“进来~”
病房里传来的声音虽然一如既往的不着调,但仔细听还是能听出一丝疲惫。
皱了皱眉,面码推开了门。
而躺在床上的恰啦助看见进来的是面码后,很夸张的叹了口气。
“是你啊…我还以为是小樱呢~”
“手术已经好了?”
没有理会恰啦助的故意挑衅,每次这家伙想要掩饰什么时就会故意提起春野,面码摘下了帽子走到恰啦助床边,看着他左边肩膀处绑着白色的绷带,而肩膀以下的部分已经没有了。
“嗯。”
“感觉如何?”
“嘛,说不痛当然是骗人的,我也有些累了呢。”
顺着恰啦助打了个哈欠。
说实话,刚结束一个长期任务,又经历了一场恶战,昏迷后刚醒来就进行了截肢手术,恰啦助的体力和精神力已经到达了极限。
“那就睡一会吧。”
“那就拜托你了,面码君~”
“嗯。”
在面码应声后,恰啦助闭上了眼,不一会就睡着了。
恰啦助之前说的拜托,是拜托他在他醒来前待在这个病房。
面码知道,恰啦助不太有安全感,小时候父母的注意力大多在他哥哥身上,努力争取关注后却屡遭失败,后来他就不在意了。鼬之前倒是很关心他,不过后来也出门修行了,感到孤独却又不肯承认的恰啦助就用花花公子的样子伪装自己,在女孩子身上寻求温暖。
虽然这也是面码和恰啦助熟悉后他才知道的,不过由于恰啦助的安全感缺失,他很少能熟睡,除了鼬在身边时,在和面码成为恋人后再加上面码。
坐了一会,感觉有些无聊的面码开始背起了结印手势,突然响起了一声敲门声。
下意识看了眼恰啦助,看到他只是皱了皱眉并无其他反应,面码松了口气。
也许是太累了,也许是非常放心面码,恰啦助并没有醒来。
在门外的人敲第二次门前,面码接了个印变出一个影分身,影分身一个瞬身到了门外,自己则继续在病房里陪着恰啦助。
而门外的小樱在看见身旁突然出现的人影时吓了一跳,在接受到对方眼里跟我来的意思后才回过了神。
影分身带着小樱来到了医院天台,远离恰啦助的病房。
“恰啦已经休息了,有事吗?”
“是这样的,师傅的下落已经找到了,估计一天后就能回到木叶。”
“那又有什么关系?恰啦的手不是已经截肢了吗?”
嘲讽地笑了笑,面码确实对截肢一事有很大不满。
“是这样没错……不过你有注意过鸣人的右手吗?”
知道面码大概是什么心情,小樱避开了这个话题。
“嗯,都是绷带。”
“那是假肢。之前鸣人和佐助君有过一场大战,战斗结束后两人各失去了一只手,师傅研究了一阵假肢技术,成功后帮鸣人接上了假肢,行动不会有什么问题,查克拉也可以流通,可以使用忍术,就是需要定期检查……”
“那恰啦可以装吗?”
面码没有问那两人对战的原因,也没问为什么只有鸣人接了手而佐助没接,那些都与他无关。
“可以。只是检查问题……”
“没事。我们的世界也有厉害的医疗忍者,回去后让他研究研究,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那我就放心了。麻烦波风君将此事转告恰啦——呃,宇智波君,如果他同意的话请尽早告知我,我会准备一些手术事宜,师傅回来后就为他接上假肢。”
碍于面码狠厉的目光,小樱中途改口叫恰啦助为宇智波君,心说这独占欲也是没谁了。
“我知道了。”
“对了,帮我通知宇智波佐助一声,我今晚不过去了,要在这里陪恰啦。”
接着“嘭”的一声,一股白烟留在原地,天台上除了小樱没有别人了,小樱这才反应过来感情刚刚都是影分身啊混蛋。
还有,刚刚最后一句话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而接受到影分身记忆的面码,看了眼恰啦助空荡的左臂,勾起嘴角笑了笑。
将斗篷脱下来放到椅子上,面码也躺到了床上将恰啦助抱在了怀里,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左肩膀的纱布。
原本还在想要不要把自己的手臂接给恰啦,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
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你失去任何东西,即使暂时失去,我也会用我的来弥补。
这边两人直接从下午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晚饭也错过了。
而佐助那边硬是被鸣人拉去了一乐拉面,用番茄拉面解决了晚餐,顺便还遇到了闲逛的鹰小队过来蹭了顿饭,当然是鸣人付的钱,饭后问了下鹰小队也没地方住后就准备把人带回家,结果鸣人死皮赖脸地扒着佐助说着“反正之后也要住到佐助你家早一天住过去也没关系嘛”死不放手,最后被忍无可忍的佐助直接开须左把人扔了回去,回家路上又碰上了小樱,传达了面码今晚在医院陪恰啦助的信息,带着鹰小队回到家时佐助有种心灵上精疲力竭的感觉。


不过……


家吗……


佐助的眼神闪了闪,没有再想下去,大宅里空房间有很多,佐助随意挑了一间,让鹰小队也随性挑,反正也不是原来的房子了,住哪间都无所谓了。
不过说是随意,佐助还是下意识地选了原来是鼬的房间的位置的那间房间,在房里站了会,佐助看着完全陌生的摆设面无表情,无言地解下草薙剑靠在床边,简单地洗漱了下后,准备了些明天要用的东西,就上床睡觉了。
家这种东西,自己早就没有了……
第二天一大早,佐助收拾好东西,将写有自己有些事情要单独解决,暂时在木叶待命的纸条留在桌子上就出门了。
到木叶大门时,依旧是神月出云和钢子铁这两个看门二人组在看门。
或许是还没睡醒,出云不停地在打哈欠,看到佐助出来后也没多说什么,宇智波佐助要干什么,他们可没能力干预,而且也不熟悉,打招呼也免了,省的尴尬。
钢子铁倒是精神还不错,虽然有些疑惑昨天才刚来而且来的时候是一批人,今天就要走还是一个人走,但也什么都没说,想也知道,就算问了宇智波佐助也不会回答的。
畅通无阻的离开木叶的佐助,在森林里走了几步后停了下来。
“鸣人。”
突兀的呼唤在森林里响起,但除了佐助,周围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鸣人。”
又叫了一遍,这次佐助的语气有些冷了下来。
“……真是瞒不过佐助你呢。”
从佐助身后不远处的一颗树上跳下来一个人影,鸣人甩了甩头上的叶子,无奈地抓了抓脑袋向佐助走去。
“你以为,我认识你多久了。”
“嘛,也是。”
听着佐助的话,被那双异瞳注视着,鸣人莫名有种满足感。
“你不能出村。鸣人。”
并不是命令什么的,佐助的语气只是在陈述事实。
“……我知道的啦我说,就是想来看看你,佐助。”
尽管这么说着,鸣人其实还是有些不甘心,但他也确实清楚现在有面码在的木叶不能没有他。
“看到了就回去吧。”
你走的够远了,鸣人。
佐助话是没说完,但鸣人也明白他的未尽之意。
笑了笑,鸣人心说我能走这么远还不是你允许的,真不想我跟着早就可以说了嘛,其实佐助也舍不得自己吧!
而单纯只是因为在想事情并且鸣人的气息实在太过熟悉,佐助其实真的是刚刚才注意到鸣人在跟着他。
不知道鸣人误解了什么,佐助看着他过分灿烂的笑脸总觉得有些碍眼。
“回去吧,鸣人。”
眼不见为净,佐助说完直接转身自顾自的离开了。
“……”
没有听到鸣人的回应,但佐助也没听见鸣人跟上来的脚步声。
就当佐助以为鸣人总该放弃了的时候,鸣人突然在后面喊了一声:
“佐助!不准受伤啊!”
“……”
佐助心说你以为我是谁啊,我可是宇智波,抬起手摆了摆算是对鸣人的回应,接着佐助听见了鸣人离开的脚步声。
然而,第二天,忍鹰伏着重伤昏迷的佐助出现在木叶大门前。


TBC


感觉面码对于这个世界的一切能用一句话来形容。
面码:关我屁事。(冷漠.jpg)

评论

热度(210)